落花流水八千桂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落花流水八千桂酒TXT全文下载_四季手游武松PT游戏_武松老虎机平台_武松娱乐市场

您的位置: 首页软件资讯小说资讯落花流水八千桂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落花流水八千桂酒TXT全文下载

落花流水八千桂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落花流水八千桂酒TXT全文下载

作者:海伈 时间:2017-04-20 21:16:31
落花流水八千桂酒 大小:26MB 类别:都市言情

标签:

落花流水八千桂酒小说介绍

注:点击下载app(注册登入)搜索小说名字或角色昵称即可在线免费观看

手机用户》》》 点击此处免费下载

落花流水八千桂酒小说书源经过重新排版,无杂乱广告!自动更新最新章节!翻页方式可换,背景可换,字体可换!给您最好的阅读体验!喜欢的朋友快来四季手游网下载阅读吧!

小说试读:

方镀第一次注意到沈怡好,是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中午。还差半小时上课,学校里乱成一团,他和几个朋友站在走廊的窗户边看戏
窗户正对着学校的后围墙,教学楼和围墙中间有一小段距离,很隐蔽,有小情侣会偷偷来这里亲嘴,他们就突然冲着下面起哄。
今天的戏不是小情侣亲嘴,是几个男生把一个小个子围在中间,推推搡搡的,方镀知道是在要钱。
他心想,这小个子够倒霉的。
小个子一直没有动,任他们推搡,其中一个壮一些的突然伸手脱了他的校服,倒过来用力的抖,有个什么东西掉在地上,方镀没看清。
小个子把那个东西捡起来,围着他的几个又开始推搡他,还伸手一下一下地打他的脸,小个子始终在忍着,可是过了会,那个壮一点的男孩把他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扔在地上,还踩了一脚。
方镀还没看清怎么了,和他一起站着的朋友就发出了惊呼:哎——我操!
那个壮男生捂着头蹲在地上,方镀才看清小个子手里拿了块石头,不大,又狠狠地在那男生头上狠砸了一下。
剩下的几个一拥而上,小个子讨不到便宜,只认准了壮男生,谁拦着他他就狗似的咬,瘦巴巴的,劲儿还挺大。没过一会教导主任就跑到后面把他们分开了,小个子扔了手里的石头勉强站起来,那个壮男生却站不起来了。
方镀和朋友们回教室了,朋友们还在议论,说那个小个子可能是疯狗变的。
方镀心想,不像狗,哪有这么小的狗,像个疯猫。
过了几天,方镀知道这个疯猫叫沈怡好。
沈怡好站在操场上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念检讨,还是那样,蔫巴巴的,声音也不大,方镀离的远,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儿,只觉得他站的挺直,不像念检讨,反而像在念获奖感言。
那个壮男生还在医院躺着,说是脑震荡。
方镀第一次近距离地看沈怡好是半个月以后,老师办公室,他过来帮老师拿卷子,正在一叠叠地往手上放,隔壁办公桌的老师突然怒气冲冲地说:沈怡好!
方镀回头一看,一个小个子站在老师前面,长得白净又清秀,一双眼睛很出挑,就是瘦,穿一身脏兮兮的校服,好像有点感冒了,还在吸鼻涕。
他吸一下鼻涕,那个老师就叹了口气,有点于心不忍似的给他拿了块纸让他擦干净。
沈怡好接过来擤鼻涕,方镀有点想笑,因为他擤鼻涕的声音很大,方镀还没看见过谁这么大力气擤鼻涕的。
擦干净了吗?那老师是个女的,四十多岁,又给他拿了块纸,不像刚才那么生气了,换了挺温和的语气问他:为什么交白卷?
数学老师说我抄的,沈怡好开了口,声音不大,说出来的话却挺气人:上次我考的分高,他说我不是自己答的,这次我不答了,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吧
你……女老师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过了会儿,她说:老师相信你没抄,但是你也不能交白卷,我找时间和数学老师谈谈,你先回去吧
沈怡好嗯了一声,挺有礼貌地说:老师再见转身就走了,还在吸鼻涕。
方镀也拿了卷子往外走,两个人一起出了门,眼看着沈怡好拐进一间教室,在角落里坐下了,旁边还有个垃圾桶。
方镀走了。
没过几天,方镀放学回家,发现自己弟弟愁眉苦脸的在沙发上坐着。
怎么了?方镀问他。
方木一看他回来了赶紧扑过来:哥,你游戏机坏了
游戏机是方镀的爸从日本买回来的,兄弟俩一人一个,方木把他的弄坏了,方镀就把自己的给他了。
坏了就坏了呗,方镀没太当回事:一个破游戏机
是被人摔坏的!那小子故意的方木告状。
方镀比他大三岁,虽然兄弟俩从小到大没少打架,但也没少给方木收拾烂摊子。
谁啊?
坐我后面那个,那个沈怡好,方木开始告状:就是前几天念检讨那个
方镀看了自己弟弟一眼。
你把事儿和我说清楚了,要不然以后少来找我给你擦屁股
方木哼哼唧唧的,半天才承认,确实是自己先惹的沈怡好,说他家住在垃圾堆,要不然怎么衣服那么脏,沈怡好听了没反应,方木也没当回事。
可是他出去转了一圈,回来就发现自己的游戏机已经碎了,在沈怡好脚边堆着。
方木只是嘴贱,他连比同龄人瘦一圈的沈怡好都不敢动,气的半死,只想着回来找他哥告状。
方镀这次懒得管了,他觉得他弟嘴贱这个毛病确实该治治,再说一个破游戏机,再买就是了,他家还缺一个游戏机吗?
没想到过几天,方木就挨揍了,流着鼻血哭哭啼啼的来来方镀的班级找他,说是沈怡好干的。
方木平时再怎么讨人厌,也是自己亲弟弟,方镀当时就火了。
当时正好是下午两节课中间的二十分钟休息,哪里都乱哄哄的,方镀把沈怡好拽进楼梯下面一个没人的杂物间,不客气地把他怼在墙上。
方木的鼻子是你打的吗?方镀问他。
沈怡好嗯了一声,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眼皮也不抬。
方镀比他高大半个头,沈怡好又瘦,和他一比像个小孩子,方镀本来想着教训他一顿,这会又有点不想动手了。
可是沈怡好抬头看他:他再嘴贱我还打,你让那个怂包等着
方镀看着他,突然笑了。
行,有脾气,他很侮辱人地拿手指头一下一下的推沈怡好的脑门:你知道方木读书不行吧,我们家为了让他进来可花了不少钱,你说你们俩打架的事让学校知道了,谁会被开除?你上次的记过是不是还没撤呢?
沈怡好愣了,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我就是仗势欺人,怎么着?你以为我弟是什么阿猫阿狗你想打就打了?方镀把他推开了:回去收拾收拾东西等着滚蛋吧
方镀他们学校不是一般的难进,他也没说假话,他弟弟确实是家里花了不少钱才进来的。
沈怡好没想到方镀会这么说。
他考进来全凭成绩,这个学校学习好的太多了,他虽然靠前,但是算不上顶尖,脾气也不好,没几个老师待见他,方镀这么一吓唬,他当真了。
平时在学校,沈怡好因为穿的脏兮兮,脾气又臭,总被人欺负,沈怡好从来没忍过,但是大不了就是打架,最严重就是上次的记过,他没想到方镀会说开除,他死也不能被开除。
方镀转身就要走,胳膊被一只手攥住了,他回头看了看:还有什么事?
沈怡好从来不示弱,他不会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方镀把他的手打开了:想认错就乖乖认个错,不想认错你就挺到底,又想要脸又想要好处,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?
可那天沈怡好最后还是没有认错,方镀懒得搭理他,推开门走了。
方木的鼻血不流了,在走廊里拉着方镀:哥,你替我教训他了吗?
以后你不惹他,他也不敢惹你,你还是好好管管你那张嘴吧,方镀帮他拿纸巾擦干净脸:我都不用猜,肯定是你先惹的他,行了行了,赶紧回去上课,晚上回去别和爸妈提这事啊,听见没?
方木一向没主意,他哥说什么是什么,答应了。
方镀也就是吓唬吓唬沈怡好,他还没那么闲,两个小男孩打架闹到被开除,可是沈怡好当真了。
你总跟着我干什么?方镀回头看沈怡好,已经好几天了,沈怡好就像个幽灵一样,下了课或者午休,都在他屁股后面跟着走。
沈怡好伸手抓着他的胳膊,也不说什么,抿着嘴唇看他,一点也不像和别人打架时候那个疯猫了。
方镀看见自己弟弟被打的时候那阵怒气已经消了,他也懒得再吓唬沈怡好,可是他突然起了一点坏心眼:你还想在这个学校念也不是不行,看你表现吧
怎么表现,沈怡好是不知道的,他这个臭脾气,学不会像别人似的讨好卖乖。
方镀莫名其妙的越看他越不顺眼。
你弄坏的游戏机也不贵,七千多,可是毕竟玩这么久了,你给方木拿点钱赔了就算了,方镀看着他脏兮兮的校服袖口:不算欺负人吧?方木嘴贱骂你,可是人你也打了,游戏机你也摔了,看你挺硬气的,应该不缺这点钱吧
沈怡好听到钱就有些紧张,他抿着嘴不敢看方镀。
装什么死啊?方镀哼笑了一声:七千多的游戏机,你赔方木一千块就行了,这点钱不会拿不出来吧?
方镀的鞋都很少有一千以下的,对他来说一千当然不算什么,可是他知道沈怡好没钱,沈怡好脸上就写着没钱两个字,他就是想为难沈怡好。
我……沈怡好开口说了个我字,就再没说出什么来了。
一个礼拜之内把钱给方木,以后他也不会找你麻烦,这事儿就算这么了了,听见了吗?方镀又看了看他脏兮兮的袖口,很嫌弃的转身走了。
沈怡好紧紧抿着嘴站在原地,没有叫住他,他不知道从哪去拿这个钱,也不想因为得罪了方木被开除。
但他还是不后悔去打方木,再重来一次,他还是不想忍气吞声。
方镀和沈怡好分开以后去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了,几个人边吃边聊,不知道怎么把话题扯到了方木身上。
方镀,你弟可真够怂的,黎子嘉和方镀认识的时间最久,也最瞧不上方木:前几天是不是又挨打了?
在别人面前要护着自己弟弟,在朋友们面前他就不用装了,方镀拧开一瓶可乐,很不耐烦地说:懒得管他,天天给他收拾烂摊子,又怂又爱惹事
谁打的啊?有个朋友问。
他们班的一个小孩儿,就是上次把别人打脑震荡那个,方镀说:那小孩也讨人厌,脾气臭的要死,欠收拾
朋友们都想起来是谁了,都说方木命大,又问方镀到底怎么收拾的。
方镀没说,叫他们快点吃了去上课了。
过了几天,方镀已经快把这件事儿忘了,他和几个同学忙着准备一个比赛,在老师办公室一直待到七点多。
学校里早没人了,天也黑了,
和他一起比赛的是几个女孩子,方镀没和她们一起出来。他有点困了,强打着精神往外面走,脑袋里还在想着比赛的事,余光里瞥见个人影在树下站着,那边没有路灯看不太清,他路过的时候回头仔细看了看,居然是沈怡好。
方镀这才发现树下有个垃圾桶,沈怡好在翻垃圾。
哎!方镀喊他:干嘛呢你?
沈怡好吓了一跳,把手里的东西都给扔到了地上,方镀这才看见他拿了几个空的饮料瓶子。
沈怡好的脸红了,羞耻的不得了,想走,方镀拉住了他。
捡瓶子能挣几个钱啊?方镀踢了踢地上的瓶子:一个礼拜能挣一千吗?做梦呢吧
不用你管沈怡好想挣开,方镀却没松手。
你给我道个歉,这钱我就替你出了,怎么样?
沈怡好越是倔强,方镀就越想让他服软,一个什么也没有又不招人待见的小屁孩,凭什么那么傲?
凭什么给你道歉啊!沈怡好生气了:你弟弟给我道歉了吗?我打他他还还手了呢,我没流鼻血是因为他怂的要死,打人都不会,游戏机摔坏了我赔,这不是还没到一个礼拜吗?
还有一天,方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:捡瓶子卖了有五十块钱吗?
沈怡好没说话,突然把他狠狠推开了,方镀抓着他的瘦肩膀把他拉回来,还没说什么,沈怡好就一拳挥过来。
方镀没让他打到,下意识的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沈怡好和垃圾桶一起倒了,垃圾桶里的东西稀里哗啦的散了一片。
这一脚踹的很重,沈怡好疼的都有点不敢喘气了,可是他不想在方镀面前服软,挣扎着站起来,嘴唇抿的紧紧的,死盯着方镀。
我不会欠你的钱,沈怡好说:你等着吧
他转身走了,背挺的很直,还是那么傲。
第二天放了学回家,方木就溜到方镀房间里,小声说:哥,你和沈怡好要钱了啊?
方镀比他回来的早点,坐在床上低着头看书,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。
我说呢,怎么突然给我一千块钱,方木从兜里掏出了那叠钱,他很狗腿地把钱递给方镀:哥,给你吧
方镀把钱拿过来看了看,一千块,还是崭新的,边角都没折痕。
你拿着吧,方镀给他扔了回去:行了,以后没事少惹他,管好你这张嘴
方木走了,方镀又看不下去书了,他很好奇沈怡好到底从哪弄来的钱?


第2章 
方镀的爸妈吃过晚饭就出门散步了,兄弟俩挤在沙发上一起打游戏,方镀问方木:沈怡好家里条件怎么样?
方木猛按手柄,心不在焉地啊了一声,没回答,电视里的游戏人物还在一直往前冲,他很入戏地跟着哎哎叫。
一局游戏打完了,方木才回头说:哥你刚才问我什么了?
我问你,方镀把手柄扔到一边:沈怡好家里条件怎么样?
不好吧,我不太清楚,他和谁都不聊天,我们都不知道他的事
方镀没再继续问,回到自己房间接着看书了。
过了几天,学校礼堂有场演出,安排了几个年纪的学生去看,散场后正好是放学的时间,老师没有像来的时候一样组织纪律,所有人挤着往外走,乱哄哄的。
方镀一抬头,周围的朋友已经和自己走散了,谁也找不到谁,他想着等出去了再和他们联系,突然有个人撞在他怀里,周围挤挤挨挨的,方镀只看见一双非常出挑的眼睛,他认出来是沈怡好。
方镀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,沈怡好回头一看是他,很不耐烦地要把胳膊抽出来,可是人太多了,他动一下就要碰到身边的人,只好勉强忍着。
终于走到了礼堂门口,周围挤着的人忽然散了,沈怡好想走,却被方镀拉着胳膊拽到一个僻静处。
钱给方木了吗?方镀问他。
沈怡好皱着眉头说:给了
从哪来的钱?
问这个干什么,沈怡好终于把胳膊抽出来了:关你什么事?
方镀那种非要看沈怡好服软的执念又上来了。
你偷钱去了?
沈怡好盯着他,两片有点肉的嘴唇抿的紧紧的,好一会没说话。
你没钱了就去偷,不代表别人也这么干沈怡好很轻蔑。
方镀拽着沈怡好的肩膀把他推在墙上,沈怡好的头磕在上面,发出了咚的一声响,他到底是年纪小忍不住气,抬手给了方镀一巴掌。
两个人就这么动了手,方镀打架一向下手很黑,沈怡好吃了亏,却一直不肯服软,像个小豹子一样昂着头,方镀稍微收一点力,他就要抓着机会打回来。
方镀的火彻底被激起来了,他拿膝盖狠狠顶了一下沈怡好的肚子,拖着他走到了一个垃圾桶边,咬牙切齿的:你今天和我服个软,我就放了你,要不然这里面的东西我都塞你嘴里你信不信?
沈怡好突然伸手抓着垃圾桶甩了方镀一身。
学校的垃圾桶倒没什么脏东西,都是些废纸,零食袋子和饮料瓶,方镀身上什么也没沾到。
他还没等做什么,就看见沈怡好哭了,眼睛里含着一汪水似的,睫毛都湿成一缕一缕的,方镀愣了一下,手上的力气刚松了点,沈怡好就一拳打在他脸上,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墙上撞。
方镀还没见过谁一边哭一边往死里动手的,他反倒没刚才那么生气了,好像沈怡好哭了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胜利一样。他三两下制住了沈怡好,抓着他的胳膊压着他的腿压在墙上,沈怡好挣扎了两下,也没刚才那么大的力气了,红着眼睛瞪方镀。
钱还你吧方镀突然说。
沈怡好愣了一下,又像个被激怒的小动物似的:你不想要就撕了烧了,还给我干什么?
他还在流眼泪。
方镀松了手,沈怡好也没再继续还手了,他用脏兮兮的袖子擦干净眼泪,把自己被弄乱的校服理平整,转身就要走。
方镀没有拦他,正巧他的手机响了,是走散了的朋友来的电话,他过了好一会才接起来,去了他们说的地方集合了。
我操,方镀你挨揍了?朋友们看见他就七嘴八舌的问,方镀拿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,确实不太好看,他摆摆手没说什么,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今天去朋友家玩,不回去住了。
方镀那天晚上确实是在朋友家住的,黎子嘉的爷爷动了个小手术,他爸妈都去医院了,今晚不回来,方镀就跟着他回家了。
方镀去冲了个澡,照了照镜子,没他想的那么严重,就是嘴角被热气蒸了一下,泛了点紫,估计明天就会好了,
黎子嘉叼着薯片敲门:方镀你洗完了吗,用不用上点药啊?
不用吧,明天就好了方镀拧开门把手走了出去。
到底谁打的啊?
刚才人多,方镀没说,这会就他们俩了,方镀没再继续瞒着。
打我弟的那个小孩
黎子嘉啊了一声,突然笑了出来:你去欺负人了吧你?怎么和你弟一个德行
方镀现在冷静下来了,想想自己确实做的有点过分了。
那小孩也太倔了,欠收拾他嘴上这么说着,其实有点后悔了。
欠收拾你们兄弟俩轮着收拾是吗?人家招你惹你了,黎子嘉提起方木还是挺不待见:你弟真的就是缺个人揍一顿,我明天给那小孩送个锦旗
方镀踹了他一脚,却总在想着沈怡好的眼泪,他把手机扔在一边:那小孩哭了,一边哭一边打人,也太倔了
黎子嘉不知道从哪拿了个药膏在他嘴边涂:比你弟强多了
这么不待见我弟你把他扔河里去吧,快去!方镀把药膏拿过来自己涂,黎子嘉嬉皮笑脸的站起来去给他拿零食了。
方镀这一晚上都没太睡好,思来想去的,总是记得沈怡好的眼泪和那双雾气迷蒙的眼睛,如果沈怡好一直这么硬气这么傲,他可能还会做的更过分,可是沈怡好哭了,他就有点后悔了。
第二天放假,方镀又没回家,第三天回了家,他脸上已经看不出来什么了。
周一午休,他去了方木的班级,学生们鱼贯而出,方镀一眼就看见了沈怡好,他还在那个垃圾桶旁边的座位坐着,从书桌里把书包拽出来翻翻找找的,不知道在找什么。
可等到班级里人都走没了,只剩下他一个,他还是没找到。
他干脆把书包里的东西倒在桌子上,乱七八糟的一堆。
找什么呢?方镀敲了敲他的桌子。
沈怡好吓了一跳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。
管你什么事啊沈怡好小声说着,还在翻桌上的东西,他找到了,是不知道怎么窜到两本书中间的十块钱,皱巴巴的。
沈怡好攥着钱站起来,扫垃圾一样把桌子上的东西又扫进书包里了。
钱还给你方镀看着那十块钱觉得心里不太舒服,把一千块钱递给他。
也许是因为方镀两只手握着钱而不是扔在桌子上,沈怡好没有生气,他只是翻了个白眼:我都说了,你不要就把钱撕了烧了,还给我算怎么回事啊,觉得自己心地善良可怜我呀?我用得着你可怜吗,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观音菩萨下凡呢
沈怡好瘦瘦小小的一个人,背挺的很直,头发乱乱的,有点卷,显得脸特别小,方镀发现他左眼下面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痣,稍微离的远点就看不清了。
他走了。
方镀把钱放在他书包里,也走掉了。
下午有两节自习,沈怡好低着头做卷子,今天班主任没来,班级里乱成一团,沈怡好没听见一样刷刷刷地写,没一会就写完了,把一本卷子翻到最后去对答案。
可是答案的前一张没了,他才想起来昨天好像被自己撕下来放书包里了,他把手伸进书桌里去掏,摸到了一叠硬硬的东西。
他摸出来一看,是钱。
沈怡好想了想,拍了拍方木的后背,方木正低着头玩新买的游戏机,被他吓了一跳。
干嘛?方木其实有点怕他了,挨了揍以后他就再没敢对着沈怡好嘴贱过。
钱给你哥,沈怡好把钱递给他:没事了,转过去吧
方木抓着钱下意识地转了过去,可是没过一会又转过来:我哥又把钱给你了?
问个屁啊!沈怡好凶巴巴的。
方木真的不敢问了,转过去继续玩自己的游戏。
晚上回家以后,方木就把这事儿给忘了。


第3章 
沈怡好其实这几天一直觉得肋骨有点疼,不是那种很明显的疼,有时候喘气重了就会突然疼一下,每次他一疼就想找茬揍方木一顿,可是方木最近很老实,没有给他动手的机会,等他的肋骨不疼了,方木也彻底老实了。
方镀把钱给沈怡好以后就觉得心里轻松了一点,也很快就忘了这件事,照常过他的日子,准备比赛,和朋友们一起吃吃玩玩,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。
黎子嘉过生日那天是周三,正赶上学校的周测,他们约好了周末再给他补一个生日。
周六这天几个人很早就出门了,疯玩了一天,入了夜才从酒楼里出来,身上脏兮兮的,都是没洗干净的奶油。
他们都喝了酒,不过不多,被风一吹就醒的差不多了,方镀和黎子嘉挨在一起走,商量着假期去哪旅游,旁边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:撒尿去吗?
不去,你刚才干什么了?方镀让他自己找个地方解决,几个人站在原地一边聊天一边等他。
突然一声很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来,给他们都吓了一跳,方镀转过头去看,有辆车撞人了。
他们是从酒楼侧门出来的,这不是什么主路,很窄的一条马路,红绿灯都没有,平时很少有车经过,过往的车辆都不会开的特别快,可是看刹车痕迹,这辆车肯定开的不慢。
方镀侧过头去看,被撞的人被车完全挡住了,也不知道情况如何,他皱着眉头看,车主下车了,是个挺高大的中年人,他们离的近,车主说什么他们都能听见。
方镀只看见一只细瘦的手撑着地,应该是没出大事,还有意识。
过了没多久,车主扶着那个人站起来,方镀看清了以后酒完全醒了,那人居然是沈怡好。
他皱着脸,好像疼的厉害,方镀赶紧冲过去和车主一起扶着他,车主以为沈怡好和路边站着的男孩子们是一起的,也没多说什么,态度还挺积极,当即就要拉着沈怡好去医院。
路边站着的几个朋友都围了过来,方镀没多解释,让他们接着玩,等明天再说,就扶着沈怡好坐上车了。
车主让沈怡好给家里打个电话,沈怡好咬着牙说家长不在家,方镀还在搂着他,赶紧说:先去医院再说吧,我是他哥
车里安静下来,只能听见沈怡好忍着疼时的呼吸,方镀小声问他伤到哪了,沈怡好摇摇头没说话。
方镀把他搂的紧了点,那点后悔又涌了上来,他觉得自己这次照顾了沈怡好,就算是两不相欠,他也不用因为这点后悔搞得自己良心不安了。
到了医院被明亮的灯一照,方镀才发现沈怡好流了不少血,也不知道哪里流的,他跟着那个中年人一起跑前跑后交钱开单据,十一点多才消停下来,检查结果出来了,软组织挫伤,不太严重,流血是因为小腿被石头刮了个长长的伤口。
那个中年男人交了钱,又给沈怡好留下了一些现金,一直在问沈怡好能不能联系到家长,沈怡好有点为难的说真的不行,那男人就留下联系方式走了,好像怕两个男孩子以为他骗人似的,还给他们留了自己妻子的电话,说打不通的时候打这个。
沈怡好坐在输液大厅打消炎的吊瓶,没有说话,方镀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过了好一会,两个人一起开口了,谁也没听清谁说的是什么,方镀赶紧让沈怡好先说,沈怡好很为难地问他,能不能借他的手机用一下。
方镀把手机递给他,沈怡好不太会用,方镀又帮他调到了播号界面,沈怡好半天没动。
你能出去一下吗?沈怡好难得用了平和一点的口气。
方镀站起身走了,出门去给沈怡好买了点吃的,医院附近通宵开业的店很多,方镀给他打包了一碗小馄饨。
沈怡好的电话已经打完了,呆呆地坐着,方镀把小馄饨递给他,沈怡好没要。
谢谢你,你回家吧,打完吊瓶我也回家了
我送你吧?方镀帮他把餐盒盖子打开了,沈怡好闻到了香味就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,方镀装作没看见,又把勺子的包装拆了塞在他手里。
沈怡好最后还是没吃,一口也没动,也坚持没让方镀送,可是他一站起来就疼的脸都白了,这会正是最疼的时候。
已经快十二点了。
别折腾了,方镀扶着他往外走:你自己能回得去吗?
沈怡好一瘸一拐的走,不让方镀扶,方镀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倔的小孩,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,看他走了半天,疼的汗都快下来了也没走到输液大厅的门口,干脆抓着他的胳膊把他背起来。
沈怡好特别轻,方镀几乎有点惊讶了,因为男孩子就算再瘦,骨头也有点重量,沈怡好却轻的像只猫,他又颠了颠,把沈怡好背稳了,坐电梯下楼了。
沈怡好还从来没和谁这么亲密接触过,动都不敢动了,方镀背着他站在楼下叫出租车,扶着他坐在座位上,也要跟着坐进去。
沈怡好把他推出去:我自己回去就行了
还没等方镀说什么,沈怡好就把车门关上了,出租车开走了。
方镀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,他也说不清楚怎么了,就是越来越觉得自己前几天做的过分。沈怡好如果没这么倔,没这么硬气,他可能早就不会放在心上了,可沈怡好偏偏又是这样的性格,他想起来就觉得心里不舒服。
沈怡好这几天放了学或者午休吃饭都是最后一个出去,人多,他走的又慢,怕挡了别人的路,后来就干脆中午在教室吃泡面了。
方镀有一次中午路过他们班,往里面瞥了一眼,看见沈怡好坐在座位上拿叉子戳泡面,有点不太高兴,好像不怎么喜欢吃。
方镀还记得上次他死活没动一口的小馄饨,但是他看着沈怡好就觉得心里不舒服,想了想还是去餐厅给他买了一份番茄鸡排饭,心想沈怡好不吃就不吃,自己就当是散步了。
他拎着饭进了沈怡好的班级,沈怡好还在拿叉子搅碗里的面,没吃几口。
吃吗?方镀把饭放在他的桌子上,帮他打开了。
沈怡好当然不吃,他不喜欢方镀,为什么吃他的东西?但是方镀前几天还送他去医院,虽然沈怡好还是不喜欢他,却不好意思像以前一样态度那么冲了,他恩怨分的很清楚,别人对他好一点,不管多大的仇他都不想记了。

落花流水八千桂酒小说精彩介绍

软件做的不错,稳定很好还不错吧 ,但不喜欢那些大道理!以后看小说就用这个软件,很强大,每期都会推荐好看的小说。

落花流水八千桂酒 大小:26MB 类别:都市言情

标签:

装机必备